书荒啦文学网 > 诸天投影 > 第1036章 人祖之血

第1036章 人祖之血

大祭司也要传位?
  
  诸多王侯全都微微一震。
  
  甚至来不及思索任何事情,便全都豁然起身,齐齐一拜:“大祭司!”
  
  大祭司传位,这可比起人皇禅让还要令人震惊。
  
  神荒三朝有三尊皇者,神圣数十人,但大祭司却只有一人。
  
  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位大祭司才是人族最强者。
  
  便是活的最为古老的几位王侯,也只知晓,早在中古之前,这位老人就已经是大祭司了。
  
  当年神荒,莽荒,帝荒三尊皇者,也曾在大祭司的门下求过学。
  
  这可是人族目前资历最老之人。
  
  甚至,若非是在中古之时受到道伤。那妖帝想要崛起,威胁人族都不太可能!
  
  这可是一尊真正意义上的老古董,身负苍茫人族的镇族至宝九成的权柄,威势赫赫,人族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。
  
  “大祭司?!”
  
  人皇微微动容,诧异的看向这个狙楼干瘦的老者,有些疑惑。
  
  大祭司地位崇高,但却从未插手过神荒的诸多事宜,此时出现,看其意思还要让顾少伤成为下一任大祭司,这就有出乎人皇的预料了。
  
  顾少伤与王原始也没有预料到,这位老人居然会在此时出现。
  
  顾少伤更是微微皱眉,不知道这位老人是什么意思。
  
  更不知晓,这位老人哪里来的信心,想要将人族最为至关重要的大祭司之位,传给自己。
  
  “人皇啊”
  
  老祭司微一顿竹杖,微微浑浊的眸光落在人皇身上,道:“你既要禅让,我这把老骨头,也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了。”
  
  他老眼似有些昏花,说出的话却让一众王侯都惶恐不已。
  
  人皇都有些坐不住了,猛然起身,苦笑道:“您老,不用这么急啊。”
  
  对于这位老人,他心中颇有敬意。
  
  不但是因为自己曾在他门下学武,更重要的是,这位存世古老的老人,是目前人族最深的底蕴了。
  
  妖帝以为远古八皇在人皇至宝中沉睡,唯有寥寥几人知晓,目前的人族,真的没有更深的底蕴了。
  
  这位老人手持人祖至宝,才是人族震慑妖帝的底牌。
  
  若无这位老人,纵使他与两位兄长同时晋升混元,也无法震慑妖帝。
  
  一不小心,便是一场地覆天翻一般的大战。
  
  “大祭司三思啊。”
  
  诸多王侯也微微惶恐。
  
  老人所说之话,让他们都无法淡定。
  
  人族此时虽然恢复了些许元气,但比起中古都远远无法比,更遑论与人族全盛之时相比了。
  
  若是没有了大祭司坐镇,人族顷刻间就要地动山摇。
  
  除却林玄龙之外的所有王爷,都皆是成道于八九十万年前,自然知晓这位老人对于此时的人族意味着什么。
  
  “行了,行了。”
  
  老人不耐的摆摆手,道:“老夫还没死,你们哭丧着脸干什么?”
  
  他扫过诸多王侯,最后眸光再度落在顾少伤身上,变得柔和了许多:“孩子,你随我来。”
  
  老人鸡皮鹤发,双眼浑浊,一如寻常人家的老者,没有一丝大祭司的威势。
  
  “您老”
  
  顾少伤眉心微微跳动,有些哭笑不得。
  
  加上万界之中的时光,他都活了数以十万年了,还被人叫做孩子
  
  不过,这位老人怕是活的比自己还要久的多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
  
  呼~
  
  混沌微微一动,老人已然落在顾少伤身边,手掌随意的一落,便抓住了顾少伤的手。
  
  “恩?”
  
  顾少伤心中一惊。
  
  这老人的速度快的无法想象,他都没有反应过来,便被握住了手。
  
  “其余的事,老夫便不掺和了。”
  
  老人牵住顾少伤的手腕,摆摆手,与顾少伤一同消失在此界之中。
  
  “恭送大祭司。”
  
  在场诸多人神色各异,也只能微微躬身,送老人离去。
  
  老人的地位崇高,包括人皇在内的诸多神圣,几乎全都在老人的门下学过武。
  
  他不愿说的,他们连问也不敢问。
  
  “大鹏一日同风起,展翅高飞恨天低”
  
  封林晚缓缓起身,只觉嘴角苦涩,只觉人生际遇莫过于此了。
  
  这才不过短短千年世界啊,千年时间对于神魔来说,不比寻常凡人打个盹的时间更长了。
  
  曾经他不怎么在意的两个少年天骄,在短短千多年的时间,便一跃封侯,封王,此刻更是一位即将接受人皇禅让,一位可能要成为新任大祭司。
  
  这种速度,何止是快,简直堪称是恐怖!
  
  他感觉自己好似在做梦一般,恍恍惚惚不知身在何处。
  
  若是早知今日,当年,他便迎出城门亿万里迎接这两位祖宗了。
  
  哪里会如今日一般,如此之战战兢兢。
  
  这样两尊近乎神圣之中无敌的存在,更要成为人皇大祭司,什么样的算计,也只如过眼云烟了。
  
  差距太大,一时间,他连半点怨恨都没有。
  
  “大祭司”
  
  人皇微微摇头,叹息一声。
  
  面对这位老人,便是此时的他,也无可奈何。
  
  此时,他也知晓,这位老人,怕不是临时起意,恐怕已经观察顾少伤许久了。
  
  怪不得那日,他不与自己辩驳,怕是已经猜到自己的心思了。
  
  “这个老狐狸”
  
  英武的人皇,心中骂了一声。
  
  “大祭司”
  
  王原始也若有所思。
  
  而若是顾少伤成为大祭司
  
  嗡~
  
  神光微微一闪,顾少伤与大祭司已然自虚空大门处走出,落于人皇宫之中。
  
  呼呼~
  
  两人落地带起的丝丝涟漪,吹动了一望无际的五谷田野。
  
  五谷伏地之间,可以看到那黑白相间的胖乎乎的食铁兽,不住地奔跑,轻叫着。
  
  那位青衫的帝女,无可奈何的跟在食铁兽之后。
  
  远远的对着老人福了一福。
  
  “你莫要怪他。”
  
  老人落地之上,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他也是想的太多了。”
  
  “自然不会。”
  
  顾少伤搀着老人,不以为意。
  
  “倒是您老,怎么会注视到我?”
  
  他有些疑惑的看向老人。
  
  大祭司之位事关重大,老人活了不知多少年岁,岂会随意决定大祭司的传承?
  
  大祭司虽然不掌人族的权柄,但其执掌人祖至宝,对于人族来说,比起三朝之皇还要重要。
  
  自然不可能轻率决定。
  
  “早啦,早啦。”
  
  老人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顾少伤,悠然道:“中古之时,老夫曾踏遍苍茫大陆,研究了不知多少族群乃至于天生的异兽。
  
  曾经创下了几门功法”
  
  “是元蟒吞星录?”
  
  顾少伤有些恍然。
  
  回想起千多年前,他所接触的第一门异术之时。
  
  顾及曾说,这一门功法乃是中古之时一位奇人走遍了苍茫大陆,研究了无数异兽,才开创出来。
  
  据说,演武堂陈昂大都督,也曾注解过。
  
  当时他不知天地之大,只以为是正常。
  
  后来随着他眼界开阔,知晓苍茫之大,先天神圣亿万年都不能尽走,知晓了陈昂是什么样的存在,也就以为,那不过是后人夸大了。
  
  此时听老人提起,他才想起,才知晓,那一门元蟒吞星录,便是面前这位老人所开创。
  
  “不错,不错。”
  
  老人轻捋灰白胡须,点点头道:“不过,元蟒吞星录不过是入门篇,之后还有元龙吞日法,烛龙吞天法等等几门进阶之法”
  
  “您老能感知到我?”
  
  顾少伤眉头一拧。
  
  “算不上感知,不过是气运相连,隐隐可以感受到,你与我有缘罢了。你成就先天神圣之时,我才真正知晓。”
  
  说着,老人轻轻一拍顾少伤的手,道:“你这孩子,倒是疑心病重!老夫都数百万年没有窥视过别人啦。”
  
  顾少伤也不尴尬,笑了笑,道:“这么说,当年,您想来也是个中好手?”
  
  “老啦,老啦。”
  
  老人在顾少伤的搀扶之下踱步而走,面上带着一丝怀念,絮絮叨叨的说道:“青衫磊落天下行,君子如玉世无双当年的老夫,红颜知己,也遍布天下”
  
  “可惜,如今,便是当年的故人的子孙,也都死绝啦。”
  
  说着,老人就有些感伤。
  
  “您老不必介怀,早晚能见到。”
  
  顾少伤心中思忖着什么,随口安慰了一句。
  
  “倒是快了。”
  
  老人一噎,随即无所谓的点点头。
  
  两人交谈着,已然再度踏入虚空,沿着大千元辰树的树冠,上行了数千万里,几乎频临混沌天之时。
  
  老人才停了下来。
  
  “到了”
  
  顾少伤微微一感应,只觉四周空空洞洞,但隐隐,可以感受到一抹异样。
  
  “走吧。”
  
  老人举起竹杖一敲。
  
  嗡~
  
  一声低若蚊鸣的颤声之中,一道金光蔓延,将两人包裹其中。
  
  光影流转间,顾少伤只觉周身一热,随即看到无尽炙热的光芒。
  
  以他的修为,都不由微微一眯眼。
  
  那是一轮,远远超出顾少伤所见过任何星辰天体的巨大浩日。
  
  甚至,顾少伤可以感受到,这一轮大日已然是极度压缩过了,其本来之大小,恐怕要超出其他人的想象。
  
  这一轮大日,能让顾少伤都感觉炙热,若是换做大罗之下的神魔,恐怕都要气化消失。
  
  “这曾经是一滴祖血”
  
  大祭司举起竹杖点点这偌大浩日,道:“不过,此时已然只剩下微不足道的一缕了,不得不让其陷入沉睡,收敛其光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