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女校小保安 > 第5339章 救出寒瑶母亲

第5339章 救出寒瑶母亲

叶紫潼留在外面的车里,注意周围的动态,一旦发现有情况就通知杨逸风。
  
  本来南宫灵萱也得留下陪着叶紫潼的,奈何这丫头对里面的情况十分好奇,硬是缠着杨逸风进去了。
  
  叶紫潼直呼损友。
  
  寒瑶在里面行走的速度不慢,里面空间也不小,就是两个人并排走也不成问题。
  
  行走了大半个小时,他们走到了出口处。
  
  上面覆盖着一个木板子,他们走上台阶,杨逸风伸手顶开,露出些许的细缝,见周围没人,这才加大动作,推开木板子,大家纷纷出去。
  
  正当最后一名南宫灵萱要出来的时候,远处出现一些动静。
  
  很快一个男子指着前方带头就要嚷,“来……”
  
  当寒瑶刚要动手的时候,前方的男子已经倒地。
  
  寒瑶疑惑不已,她还没有动手啊。
  
  她下意识看向杨逸风,就见杨逸风收回手,借着月光,她看到杨逸风手指缝中夹着银光闪闪的细针。
  
  杨逸风未作解释,抓紧去拉南宫灵萱了。
  
  随后杨逸风将木板子盖上去,又用其他一些东西挡住。
  
  杨逸风又将杀死的那名男子拖去其他地方,以防被人发现。
  
  “快走吧,一会儿该有人来了。”杨逸风提醒一句。
  
  大家纷纷走,他们前脚刚走,后脚就出现一批人。
  
  “刚刚我好像是听到有人喊了,怎么这里不见一个人?”
  
  “是你耳朵出现问题了吧,这里哪里有人?黑灯瞎火,又冷的要死,谁会来?走吧,走吧。“
  
  此人拉着他的同伴离开了此地。
  
  寒瑶带路,带着杨逸风和南宫灵萱朝那处院落走去。
  
  就在快逼近的时候,寒瑶躲进了暗处,她指着在院子外面搭建的一间简易房子说道,“那些高手就在里面了。还有你们看,那边也有人把守着。”
  
  寒瑶又指了指门口的位置。
  
  发现有两个人穿得很厚,他们东张西望,看上去倒是挺机警的。
  
  “本来这暗道我是想一直挖到那院子里的,奈何我得知消息,寒光明想要把我给嫁出去,我知道想要时间不多了,暗道可定没办法再挖了,就只能够结束在那里。目前想要救出我母亲,那伙人必须得干掉。”寒瑶说道,眉宇间蕴含浓重。
  
  “这件事情交给我。”杨逸风大大方方就要离开。
  
  寒瑶抓紧拦住,“你疯了?你……啊,怎么会这样?”
  
  看到明明是杨逸风的装扮,但脸却是变成了其他人,寒瑶感觉不可思议,抬手都要对杨逸风下手了。
  
  南宫灵萱抓紧拦住,“你疯了?这可是我师父,我师父此来是帮助你的。”
  
  杨逸风耸耸肩,随后把一个平板电脑拿出来,轻微一扫,杨逸风又恢复了他原来的面目,再一扫,杨逸风又变了样子,仔细看去,像极了刚才那个被杨逸风给杀掉的人。
  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寒瑶感觉不可思议。
  
  “这可是我师父的神器,你就放心让我师父过去吧,保证他们都不是我师父的对手的。”南宫灵萱笑着说道。
  
  杨逸风走过去了,他还配带上了刚才被杀的那个人的腰牌。
  
  “你是谁啊?”杨逸风正要走去那屋子,却被站在院子门口的那两个人给叫住了。
  
  杨逸风走过去,看向他们笑着说道:“我是来送酒的,大冷天的,你们守在此地,委实不容易,这不就买来了几瓶酒,正好给你们暖暖身子。”
  
  那两个人一听有酒,就不客气从杨逸风怀里拿走两瓶。
  
  这是杨逸风来之前就准备好放在修罗珠里的。
  
  那两个人一人一瓶,拧开盖子就咕咚咕咚喝了不少。
  
  “你还真是会干事情,行了,剩下的给他们送去吧。”其中一个人朝杨逸风摆摆手。
  
  杨逸风走去了那边的屋子,唇角勾着冷讥。
  
  走进屋子,里面的人正围绕在火炉周围打牌。
  
  杨逸风把酒送上去,大家看到杨逸风身侧腰牌到是也没起疑心,又见有免费的酒喝,更是高兴。
  
  一个人拿一瓶,哗啦啦喝着,很快有的人一瓶酒都喝完了。
  
  他丢下酒瓶子,指了指杨逸风,“还有酒吗?”
  
  杨逸风居高临下横睨着这些喝的脸颊开始泛红,酒劲上头的家伙,冷声道:“没有了。”
  
  “臭小子,你怎么敢这么跟我们说话的?找揍?”那个人气势汹汹挥起拳头朝杨逸风冲过来。
  
  杨逸风倒是也不躲。
  
  结果拳头还没落到杨逸风的身上,那人就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。
  
  其他还有一些意识的人,见此也想找杨逸风的麻烦,结果刚起身就晕倒了。
  
  杨逸风扫一眼横七竖八的已经呼呼大睡的人,冷哼一声,转身走了。
  
  “杨公子快进来。”杨逸风走出去的时候,就看到南宫灵萱和寒瑶已经走到院子门口的位置了。
  
  守护在门口的那两个人也均晕倒在地上,
  
  杨逸风快步走进去。
  
  杨逸风走到院子后倒是没有进屋子,只是看向寒瑶,“你自己进去,抓紧把你母亲带出来。”
  
  寒瑶点头,抓紧走进屋子了。
  
  南宫灵萱陪在杨逸风的身边。
  
  没几分钟,寒瑶将她母亲带出来,看上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,看上去温柔贤淑。
  
  她看向杨逸风,感激地说道:“多谢你们了。”
  
  “大家抓紧走吧,要是被其他人发现就不好了。”杨逸风提醒一句。
  
  大家抓紧离开此地,随后进入暗道。
  
  走出去的时候,叶紫潼焦急看向他们,“你们总算出来了?快点上车吧。”
  
  大家纷纷上车,叶紫潼快速开车离开此地。
  
  路上,寒瑶与她母亲抱在一起痛哭,寒瑶母亲更痛斥寒光明不是东西。
  
  居然逼她女儿嫁人。
  
  “母亲,现在好了,你被我们救出来了,寒光明以后就没办法再拿你威胁我了,不仅如此,我还打算尽快跟寒光明摊牌,要寒光明交出冷刀门掌门的位置。我要将属于我们的东西通通讨回来,我还要重新将父亲在世的产业发扬光大。”寒瑶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  
  寒瑶母亲很是担忧,“女儿,寒光明不好对付的,我们这么忍辱负重,为的是什么?你可不要轻举妄动,当心前功尽弃,毁于一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