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圣武星辰 > 1059、十老会召开

1059、十老会召开

李牧点点头。
  
  “最坏的结果,会是如何?”他问。
  
  “难料。”青牛道人直言,言毕,又补充了一句:“最坏,亦可保你不死。”
  
  剑癫直接就开骂:“雷道祖山这群龟儿子瞎搞,掀不起什么幺蛾子来。七弟,你放心,没有人和他们一起玩。”
  
  话音未落。
  
  段骰快步走进来,看到李牧出关,精神状态恢复很好,先是一喜,然后想起什么,面色有些犹。
  
  李牧道:“什么事?但说无妨。”
  
  段骰低头道:“启禀大人,刚才千焱圣地、飞星圣地先后发出公告,指责大人,认为雷火大营覆灭,大人血腥屠戮,太过狠毒,罪责不轻,应当将大人交由雷道祖山处置。”
  
  这已经是他尽量用温和一点的话来转达两大圣地的话,原本的公告内容,措辞比这要严厉太多,差点儿将李牧形容成一个罪该万死的恶人。
  
  李牧无语地看了一眼剑癫:“三哥?”
  
  你不是说没有人和雷道祖山一起玩吗?
  
  剑癫揉了揉自己的鼻子,站起来,哼道:“也就飞星圣地和千焱圣地两个二流圣地而已,其他的圣地……”
  
  话音未落。
  
  宋别大踏步进来,道:“大人,华藏寺也发出了公告,指责大人您……”
  
  李牧看向剑癫。
  
  剑癫一脸的尴尬,旋即道:“放心,最多就是再加一个华藏寺,我就不信了,还有别的圣地胆敢……”
  
  李牧赶紧跳起来,将剑癫的嘴给捂住了:“三哥,算我求你,别说了。”
  
  乌鸦嘴都没有你这么灵的。
  
  人族一共才十大圣地而已,被你两句话将三个说到了雷道祖山的力场上,算上雷道祖山,十老会中有了四席已经站在了李牧的对立面,再说过去一个,那可就真的麻烦了。
  
  一边的其他人,哭笑不得。
  
  每个人都明白,这是在开玩笑。
  
  至少从李牧的表现来看,他的心态很放松,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。
  
  ……
  
  ……
  
  爆炸性的消息,不断地从人族军部会宁城中爆发开去。
  
  明夜司司主李牧,以一己之力灭了军部三十六部之一的雷火部,这个爆炸性的消息,在人族内部,乃至于整个混沌世界之中,已经发酵了四五日的时间,各种影响和余波,终于彻底爆发开来。
  
  很多人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,都是再问,李牧何许人也?
  
  这个名字,之前只是在一定范围之内有人知晓,而今一下子,可谓是传遍了天下,名震各方。
  
  雷火部的分量和强大毋庸赘述,越发凸显李牧之强大。
  
  一己之力灭掉人族三十六部之一,这是武道皇帝才能做到的事情吧?
  
  一下子,无数的势力,都在疯狂打听李牧的来历。
  
  “莫非是人族新帝?”
  
  “不会吧?新帝诞生,岂能无任何征兆?”
  
  “都是人族一脉,为何会与雷火部结下这么大的死仇?”
  
  “听闻李牧与雷火部背后的雷道祖山,冲突了数次,结下了死仇。”
  
  “李牧?就是那个人族必诛榜上的家伙?还真的是一个狠人啊,一个人干掉了一部,雷火部的部主林羽泉,乃是雷道祖山九大传人之一,实力可不弱啊。”
  
  “这算什么?传闻当日被杀的,可不止是林羽泉一人,就连雷道祖山九大传人之二的白如云,都被斩掉了,准确的说,应该是李牧一人,斩杀了雷道祖山两大传人。”
  
  “有点儿像是开玩笑,但似乎是真的。”
  
  “传闻之中,雷道祖山第二传人,可是触及到了帝意的人啊,竟然就这么死了。”
  
  “这下真的是死仇了。”
  
  “听闻李牧只有大道境修为,但手中有一件帝器,所以才绝杀了两大传人。”
  
  “帝器?大道境修为,身怀帝器,岂不是三岁小儿持巨金行走于闹市,各方都会争抢吧?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。”
  
  “想什么呢?除非你想死,否则就不要去争夺李牧的帝器,因为他的身后,不仅站着藏剑海,道宫,听说还有一位非常强大而又神秘的当世武道皇帝站台,否则,你以为谁都可以有帝器帝兵?”
  
  各种传言传语,以会宁城为中心,朝着整个混沌世界辐射,不仅仅是人族,就连其他各大种族,都开始关注。
  
  十年苦修无人知,一朝灭部天下识。
  
  而与此同时,关于李牧和雷道祖山结仇的原因,也犹如飓风一样席卷四方,尤其是在人族内部,讨论无比激烈。
  
  “听说是雷火部迫害前任明夜司司主云中岳的遗孀,欺负人家孤儿寡母,才让现任司主李牧冲冠一怒,灭了雷火部。”
  
  “那就怪雷火部林羽泉自己找死了,一部之主,何等身份,竟然欺辱先人遗孀。”
  
  “听说林羽泉这么做,是为了用云中岳遗孀,将李牧引诱到雷火大营,设计伏杀,夺取他身上的帝器,结果反而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
  
  “那就是真的作死了。”
  
  “这么说来,李牧岂不是行侠仗义?”
  
  “若真的是这样,李牧当无罪。”
  
  好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在背后推波助澜,在不断地为李牧塑造正面的形象,这种倾向迅速地从会宁城中传出去,传到了人族的各大领地。
  
  在这样的舆论风潮之下,雷道祖山、飞星圣地、千焱圣地和华藏寺已经发出的针对李牧的指责攻讦性公告,就显得有些不太符合民意,但很快,神机百炼圣地成为了第五个发出公告的圣地,态度与前四个圣地截然相反,公开支持李牧,并且指责雷道祖山做事霸道。
  
  而这第一份来住圣地的支持李牧的公告,侧面证明了流传在民间的指责雷道祖山的传闻是真的。
  
  接着,藏剑海也发出了公告。
  
  相比较神机百炼圣地措辞委婉,藏剑海的公告极为简单,只有四个字
  
  “李牧无罪!”
  
  铿锵有力,不容置疑。
  
  藏剑海素来以剑修闻名于世,乃是当世第一大剑修宗门,门中剑仙杀伐之力堪称是举世无双,各方敬畏,这样的四字表态,也符合剑仙们一贯的风格和做派。
  
  “传闻李牧乃是藏剑海第一剑仙剑君的结拜义弟。”
  
  “不会吧?”
  
  “是真的。”
  
  “剑君何许人也?当世第一剑仙,嫉恶如仇,刚正不阿,若是他认可的人,绝对不会是什么坏人吧?”
  
  藏剑海的表态激起了各方议论。
  
  舆论犹如沸水。
  
  随之,更加令无数关注此事的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。
  
  号称人族第一圣地的道宫,也发出了公告,宣布李牧为代表道宫参加半年之后百族圣战的人选。
  
  这个公告,更是令人震惊。
  
  原来李牧是道宫的人?
  
  虽然整个公告只字不提雷火部之战的原委,但却更能说明问题。
  
  毫无疑问,无为无争的人族第一圣地,也站在李牧的力场上了。
  
  随着事件的衍化,很多人逐渐意识到,这或许已经不仅仅是关于李牧的命运之争,而是各大圣地之间的一次交锋,一次碰撞,一次较量了。
  
  雷火部陨灭之事,是一个导火索。
  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人族的十大圣地之中,最后就只剩下了谵语圣地、墨香书海和纯阳宫这三大圣地未曾表态。
  
  对李牧的命运来说,这三大圣地的态度,至关重要。
  
  因为十老会的最终投票表态归属,将会决定李牧的死生。
  
  尽管各方打听询问,但这三大圣地也始终保持着缄默,态度不明。
  
  随着时间流逝,转眼之间,就到了第十日。
  
  红日高照,一个难得的好天气。
  
  十老会如期召开。
  
  近千年以来,十老会的召开,从未有这一次一样引人注目。
  
  按照惯例,十老会每隔三月才会召开一次,一般都是自日出之时开始,日落时结束,将过去三个月时间里,人族军部内部堆积下来的无法轻易决策的各种大事,统一决策。
  
  而这一次的十老会,是因为特殊事项临时召开,因此不会持续整整一天的时间。
  
  太阳在地平线上照射出第一缕光线的时候,十大圣地的代言人,都已经进入了军部大殿。
  
  传闻,这一次,不只是各大圣地的代言人,就连一些圣地的武道大帝,也都出现在了会宁城中。
  
  日上三竿时,十老会已经开了一个时辰。
  
  各方都在关注,等待着军部十老大殿之中有消息传出。
  
  明夜司被三部的精兵强将包围。
  
 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消息。
  
  到了中午时,还未有结论出来。
  
  烈日照射着会宁城。
  
  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躁严峻气息,在城内流淌着。
  
  只为决策一件事情而已,却迟迟未有准确的消息传出,可以想象,在十老会上,各方的争论会有多么严峻激烈。
  
  “大哥亲自去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
  
  剑癫安慰李牧。
  
  李牧微微一笑。
  
  说实话,他并不是很担心,就算是被卸去明夜司司主之位,就算是被人族驱逐,天地之大,他都可以去,有老神棍、道宫主人和剑君这三根大腿抱着护着,死是死不了的,大不了带着人重回紫薇星域,在地球所属的世界里,重建圣地,逆袭混沌世界。
  
  他只是想要知道,雷道祖山的能量,到底到什么程度,而其他三大圣地,到底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,是否与雷道祖山同流合污。
  
  “大人,门外有两位女子求见。”
  
  段骰进来汇报。
  
  “女子?”李牧微微一怔。
  
  段骰道:“两人自称来自于谵语圣地。”
  
  谵语圣地?莫非是她们?
  
  李牧的脑海之中,闪过两个曼妙美丽的身影,心中觉得奇怪,自己和他们并不熟悉,为何这两女子会找上门来?
  
  “请她们进来。”李牧道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