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惹爱成瘾 > 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 吓到

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 吓到

    莫少城的回答是直接挂断了电话。手机端
  
      苏云瑾听着忙音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  
      还是那么没礼貌!
  
      她也懒得跟他计较了,既然工作回到了她手里,她也要让自己忙碌起来,省得去胡思乱想的。
  
      接洽了工作,苏云瑾又开始忙得昏天暗地了,和合作方沟通了一番后,还得去应酬。
  
      因为之前都是莫妮卡,苏云瑾突然接手,还是有点不太适应的。
  
      好在她很快进入了状态,毕竟在专业,她的能力没什么话说。
  
      到是莫少城这边,挂断了那个电话后,心情总是怪怪的。
  
      白天他一直在玩游戏,都懒得打理莫妮卡,可挂了那通电话之后,游戏好像都没有了魅力,整个人翻来覆去的很不是滋味。
  
      莫妮卡和他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,后来索性把莫妮卡给赶走了。
  
      尽管莫妮卡很不情愿,离开的时候,还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好几眼。
  
      等莫妮卡一走,莫少城下了床,站在窗户边看了看外面的夜色,最后换了衣服离开了医院。
  
      他直奔目的地,到了那里后,果然见到了正在喝酒的苏云瑾。
  
      心里踏实了一下,可下一瞬又狠狠的沉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已经喝了好几轮了,状态明显有些微醺了,可脸却始终洋溢着善意的笑容和合作方说话。
  
      态度非常谦卑,是从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这让莫少城很是不悦,尽管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不悦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苏小姐刚进入社会没多久?”
  
      合作方是个老司机,那双眼睛看人特别的精准。
  
      被看穿的苏云瑾也不慌乱,还较谦卑的说道,“秦先生好眼力,我的确刚进入社会没多久,很多东西都不太懂,希望秦先生能多给我们这些晚辈一些机会。”
  
      “应该的应该的,毕竟我也是从新人过来的。”秦先生给她到了酒说道,“喝了这杯,以后有什么需要,都尽管开口,我能帮帮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谢谢秦先生提拔。”苏云瑾端着酒,很豪气的一饮而尽。
  
      秦先生却拿着杯子浅浅的抿了一口,还饶有兴趣的看着苏云瑾。
  
      同样作为男人,莫少城很清楚这个眼神代表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怒意,让他沉了眸,下一瞬直接闯入了包间里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都没反应过来,愣愣的看着闯进来的莫少城。
  
      秦先生看到有男人闯进来,还闻了一下,“你谁啊?走错地方了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个,秦先生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们事务所的负责人莫少城莫总,莫总,这是FK的秦先生。”苏云瑾客套的相互介绍了一番。
  
      莫少城原本冷然的脸,在看了看苏云瑾后,看到了她眼神里的乞求后,缓和了下来,然后拿起桌的酒给苏云瑾的杯子里满了一杯酒,然后举起酒杯对秦先生说道,“秦先生,很高兴认识你,咱们以酒会友,我敬你一杯。”
  
      秦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手的杯子,心里便明白过来,然后大方的端起酒杯和他干杯,同样客气的说道,“莫总,幸会。”
  
      两个男人之间,有一种无形的竞争。
  
      只是苏云瑾并没有看出来,还有点疑惑的问莫少城,“莫总,你怎么突然来了?还有,你病刚好,不能喝酒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闭嘴。”莫少城低低的喝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那叫一个委屈……
  
      毕竟还当着秦先生的面呢,这男人这么呵斥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没再说话,但心里明显有点委屈了。
  
      莫少城也没理会,只是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和秦先生说道,“今天我有点事情要找她,所以可能要失陪一下秦先生呢,这杯酒,算我自罚的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也不等秦先生说话,一口干了。
  
      秦先生到是个爽快的人,呵呵的笑了起来,“莫总哪里的话,苏小姐本来是贵事务所的人,你们有事要安排,我怎么会有意见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这一杯,当是谢谢秦先生的理解了。”莫少城再满一杯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这会儿心里有些着急了,在莫少城正要喝掉那杯酒的时候,直接抬手抢了过去,快速的对秦先生说道,“不好意思秦先生,这杯酒我来喝,莫总的身体不太好,前两天都还在住院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都行,都行。”秦先生觉得自己像是看了一处故事一样,挺有趣的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飞快的喝了那杯酒,秦先生也放下酒杯说道,“好了好了,正好我也还有事,先走了,你们忙,下次再会啊苏小姐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送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苏云瑾才走两步,被莫少城给拉住了。
  
      到是秦先生看到这举动,忍不住笑起来说道,“不用了不用了,你们忙,再会啊。”
  
      秦先生终于走了,包间里剩下两人的时候,苏云瑾甩开了莫少城的手,冷着脸说道,“我是来和秦先生谈合作的事情,莫总你这么突然出现是做什么?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贸然的出现,我之前所谈的,都算是废了!”
  
      “项目那么重要?”莫少城冷然的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有点生气,“项目当然重要!别忘了,我这也是在为事务所争取合作!莫总你应该感到高兴的!毕竟我是一个很好的员工!”
  
      “见鬼的高兴!苏云瑾,你为了工作要出卖自己吗!你做人的尊严呢?”莫少城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开骂了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原本觉得自己委屈,突兀的听见他这么一说,心里那股委屈再也忍不住开始爆发了,她眼眶一红,瞪着莫少城说道,“莫少城,在你眼里,我这是在出卖自己?你是这么看我的?”
  
      说道最后,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。
  
      她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委屈成这个样子过……
  
      莫少城一看到她的委屈,觉得自己说得有些过分了。
  
      可他是个傲娇的人,是不从不去在意别人的人,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并不过分。
  
      这是一种长年以自我为心的性子,算是一种性格缺陷,只是莫少城自己从不觉得这是一种缺陷,反而认为是自我的一种保护。
  
      不去在意谁,不会被谁伤到。
  
      莫凉筝有句话说得对,莫少城这么多年来看似浪荡不羁,实际不过是在自我防范,不让任何人靠近,也不靠近任何人,只是一个人这么孤独的活着。
  
      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引起他的兴趣,更没有人能让他想要靠近。
  
      所以面对苏云瑾的反问,他只是冷然的看着。
  
      这种冷然,狠狠的伤害到了苏云瑾,她用手背抹干眼泪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拿起桌的酒瓶,再一次给自己满了一杯酒,举着酒杯看向冷然的莫少城,“我不喜欢喝酒,我甚至讨厌喝酒,我不喜欢酒精的味道,可能你觉得我在说谎,毕竟你也觉得我酒量不错,总找我喝酒对。”
  
      莫少城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,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,只是看着苏云瑾。
  
      她的表情不是难过,也不是委屈,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疏离。
  
      她仰头喝完了一整杯酒,然后抹掉嘴角溢出来的液体说道,“可这个社会没有人问你想要什么需要什么,它们只会强迫你接受和适应什么,如我不喜欢喝酒,可为了工作,我不得不喝,我不喜欢应酬,可为了生活我不得不应酬,做人的尊严,都是要烤自己来争取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合作方挑刺说图纸不行,我整宿整宿的修改图纸,第二天早照样第一个到事务所打卡,为了争取一个项目,我喝喝到胃出血,我照样能对所有人笑,你知道我为了能拿到事务所的第一个项目,我连我爸进医院了我都没顾得,这是我苏云瑾为自己争取来的尊严,你凭什么看不起我?莫少城,你这种喊着金汤匙出生的人,懂什么叫尊严吗?懂那种落后人家起跑线的人需要多努力才能追前面的人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条条大路通罗马,可有的人出生在罗马!我必须要别人多十倍百倍的努力,我才能看到自己的价值,这些,都是我的尊严,你懂吗?”
  
      说完这些,她放下酒杯,转身便走,再没有一刻的停留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里,对于莫少城,她大概已经不想再说任何的话了。
  
      而这一刻的莫少城,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。
  
      至于是什么,他无从明白。
  
      一直都生活在一片迷雾之,又怎么可能能马找到方向呢?
  
      ***
  
      第二天苏云瑾照旧精神饱满的去公司班,面对同事,照样能扬着微笑去面对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人知道她昨晚经历过什么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。
  
      莫少城今日没来班,办公室的门紧紧的关着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一直没去看过,到是莫妮卡总有意无意的路过一下,也总让苏云瑾这边看。
  
      后来实在忍不住了,过来问苏云瑾,态度特别傲慢的那种,抬手敲了敲她面前的玻璃说道,“苏特助,你知道莫总今天怎么没来班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苏云瑾语气冷淡的回答道。
  
      她是真不知道,可莫妮卡却总觉得她不愿意告诉自己,愤愤的瞪了一眼后走了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没理会,把工作表整理出来,继续开始忙碌的生活。
  
      生活从来都不会等待谁,她一直都走在追赶的路。
  
      一场夏雨,让北城的温度直降。
  
      苏云瑾很不幸的被这突然的降温弄得感冒了……
  
      一向标榜自己身强力壮的人,在病倒的时候,也有了深深的无力感。
  
      她不敢让父母知道,苏母日常打电话来,她开很大的音乐声掩盖过去,说自己在忙,三两句敷衍之后,挂了电话便开始不停的咳嗽。
  
      这种咳嗽,仿佛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刻出来一样,折腾得她完全没办法工作。
  
      为了不影响工作的进度,她只好请了假,把工作都带在家里做。
  
      至于公司那边是个什么情况,她是一点都不太了解。
  
      只是偶尔从同事口得知,莫少城已经连续一周没有到公司班了。
  
      这到是让苏云瑾有点茫然,这莫少城,去哪儿了?
  
      好像一次见面,是在和秦先生应酬之后,她说的那番话之后,没再见过他了。
  
      难不成这男人被她的那番话给……吓到了?
  
      苏云瑾猛然摇头,觉得自己多想了。
  
      莫少城这男人,明明无坚不摧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,怎么可能因为她的话吓到了呢,一定是自己多想了!
  
      本书来自
  
      本书来自:..///19/19108/